1/3的中國人從不使用安全套;1/4的中國丈夫說自己曾經假裝過性高潮;1/5的中國人知道或者懷疑對方不忠,但沒有離婚;中國人的一夜情里,有40%發生在熟人之間;30多歲的已婚男最為性壓抑;還有更多……往下看。
  文/鄧鬱
  所有這些讓人感到吃驚或看似不合常理的數字都並非天方夜譚,而是來自於嚴謹、周密並且尊重隱私的全國性調查。為讀懂中國人的性與情,這些數據遠比或狗血或香艷的個案故事更有說服力,也更能挑戰我們對現實的想象力。
  這裡面有平均值——記錄大多數人的狀態;有百分比——追溯十年當中觀念的變遷。我仍希望通過一組數據來反映每一種偏好的獨特性;還有數值比較——掃描一個在性事上越來越開放的中國,描繪一幅在傳統道德和個人自由中交織博弈的性的全景圖,展現科學視角下既直觀又複雜的性社會生態。
  ■你真的性福嗎?——苦悶的胖子、領導與企業家
  43.7%的中國男性“性趣”昂揚
  “性趣”強的標準,指的是在調查之前的12個月里一直對性生活感興趣,並日至少每周都會想到性事。難怪日本情色攝影大師米原廉正會說:“光是從微博上來看,我聽到中國人在性方面的欲望比日本人要強烈。看到我作品後那些此起彼伏的各種好的壞的言論,不正是一種新形態的自由嗎?”
  一半以上的男性和2/3的女性不知道陰蒂在哪裡
  性學家認為,能否指出這一神秘器官的確切位置是性知識的一個重要指標,因為它並不具備生育的意義,但又與女性的性快感緊密相關。2000年時,男性中只有41%能正確指出它的位置,2006年仍不足一半;更值得註意的是,女性中到2010年也只有32.2%知道。
  有11%的男性和7%的女性吃過補品
  最近十年以來,吃過號稱具有“滋陰壯陽”作用補品的男性和女性保持在11%和7%的比例,甚至有9.7%的少男與10.5%的少女也吃過滋補品。當然,潘綏銘分析少男少女進補的目的很可能是為了應付考試。
  性煩惱每增加一種,吃補品的可能性就增加41倍
  這足以表明,當今的中國男性在遇到性煩惱的時候,仍然具有比較強烈的“中藥情結”或者信奉“滋補萬能論”。從欲壑難填的古代皇帝到苦悶的現代人,在這點上從未改變。
  男女都覺得自己越來越不性感了
  中國人對自己的性魅力越來越缺乏自信。男性對自己性魅力的評價在十年間下降了26%,認為自己擁有很大性魅力的女性從2006年到2010年之間就下降了近40個百分點。
  中國女性初夜的年齡,比晚婚年齡還要晚
  2010年的調查發現,男性第一次過性生活的平均年齡為22.50歲,女性則更晚,為22.75歲,甚至超過22歲的晚婚年齡。相比美國人的初夜平均年齡16歲和法國人的17歲,中國人在性方面確實依然保守。
  在首次發生性關係時,約2/3男性和約4/5女性其實已經確定要和對方結婚了
  隨後,男性的近3/4與女性的近9/10果然與初夜對象結婚了。而後來沒有結婚或中斷性關係的,在女性中只有區區6.5%。所以,中國人的所謂婚前性行為只不過是“先上床,後登記”的“事實婚姻”而已。
  高社會階層男性首次遺精、自慰和性生活的平均年齡都更早,分別是15、18和22歲
  性發育越早,日後的社會階層就越高。人們通常認為,性發育的早晚是由遺傳因素和營養狀況決定的,潘綏銘發現,性發育早晚不但影響到未來在性方面的表現,還會影響一生的事業和生活水準。
  這很可能因為,中國社會對於成功男性的種種要求,都只能在青春期之後才開始培養,因此性發育早一些的男性等於多爭取到一些學習與鍛煉的時間。
  高階層比低階層多使用1.26種性技巧
  社會階層越高的人,性生活越豐富多彩:性伴侶的人數越多,有異性好友的比例越高,雙方性生活的質量也更高。
  潘綏銘2010年的調查中列出了人們隨常使用的10種性技巧,低階層平均使用過5.65種,高階層則是6.91種,比低階層多1.26種。有趣的是,對這次調查數據的分析還表現出,無論男性還是女性,凡是被認為不光彩、不道德的行為(如多性伴侶、找小姐等),一律都是低階層參與最少,高階層最多。
  16.7%的男性與性伴侶相識一個月內就發生了性行為
  中國男人越來越喜歡不繞彎子直奔主題了。在相識一個月之內就上床的男性,從2000年的10.6%上升到2010年的16.7%,增長顯著;但同一時期,女性的數據變化卻不大。
  企業家和領導幹部性生活頻繁的只占49.5%
  居住城市越大、職業壓力越大、收入越高,性生活反倒越少。整體來看,最“性福”的是商業和個體從業者,其中性生活高頻者占62%,白領則降低到54.7%,而企業家和各級幹部中,擁有豐富性生活的比例僅有49.5%。
  看來,生意場和官場中的壓力束縛的,絕不僅僅只是中國人的精神。
  ■自認為傳統的少女實際上並不傳統
  14歲,男女首次自慰的年齡開始趨同
  70後一代,女性首次自慰的平均年齡在20歲以上,而到了80後-代,女性第一次自慰的年齡開始變小,而目前14-17歲這個年齡段——女性第一次開始自慰的年齡已經與男性趨同,都是14歲。
  在30歲之前,已經有77%的未婚女性放棄了所謂“婚前貞操”
  從18歲開始,年齡每增大一歲,仍然能夠堅守婚前不發生性行為的女性就減少14%。同時,學歷也是影響女性貞操觀的重要因素:學歷越高,婚前性行為越少。本科及以上學歷女性中,擁有婚前性行為的比例不足10%,而初中學歷女性有40%有婚前性行為。
  接近4/5和接近9/10的少男和少女以性欲更弱為榮
  雖然許多少男少女已經開始自慰,但認為這是一種不好行為的比例,少男中超過70%,少女中超過75%。可見30年來科學界的主流力量雖然一直在宣傳自慰無害,但科學的聲音依然無法傳到下一代的心中。
  同時,如此多的少男少女認為自己的性欲比別人更弱,這已經不單單是如何看待自己性欲強弱的問題了,而已涉及到新一代的性自信心。
  認為自己“比較開放”的青少年占39.5%,“很開放”的占17.8%
  認為自己在性方面很開放的少女,其實只有19%真的發生了性行為;而認為自己非常傳統的少女中,也有15 .2%實際上有過性行為。也就是說,傳統性道德對少女們已經很難發揮作用了,她們在性方而的嘗試與個人的觀念關係不大。
  少女當中,只有5.1%曾經通過學校瞭解了懷孕有關的知識,只有6.7%從父母家人那裡聽到過
  而完全不知道什麼是懷孕的,卻有8.8%。這無疑是一組讓人無法釋懷的數據。
  一代少年在生理髮育中遇到煩惱的人,仍然遠遠多於感到振奮的人。也就是說,在人生必經的這個階段中,下一代仍然更多地遭到打擊與挫折,而不是迎來新起點。在21世紀的中國,這實在是一個令人尷尬的現實。
  ■當他和她終於成婚——30多歲的已婚男最為性壓抑
  丈夫自慰的比例十年間提高1.9倍;妻子提高3.6倍
  數字顯示,有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接受“獨聯體式的”婚內性關係,通俗地說就是“一起做愛很好,分別自慰也行”。可是,這真的是一種更高級的夫妻關係藝術,還是不再對另一半有性質的“退而求其次”呢?
  1/4左右的中國丈夫曾經假裝過達到性高潮
  男性也會像女性一樣假裝性高潮?數據顯示確實如此。丈夫們最常用的假裝方式是發出聲音和加大動作。中國丈夫們的這種行為,究竟是為了取悅妻子,還是對自己身為男性“此戰必有戰果”的面子證明?
  男性也會“被迫進行性行為”,且36.5%發生在夫妻之間
  中國男性也有過婚內遭遇“強姦”的煩惱。雖然比起女性中71.1%的受迫比例低不少,但這個數字也值得我們去思考和探究了。
  2010年,從來不和另一半交流性生活的丈夫和妻子分別為8.2%和15.4%
  另有19.3%的丈夫和18.6%的妻子僅僅是通過表情或動作來暗示,希望對方能明白,卻從不談論這個話題。有很多中國女性,尤其是知識女性,會和自己的閨蜜們聊到這個話題,但對於丈夫卻羞於啟齒。而中國男人們會和同事或者哥們兒毫無顧忌地更新交流葷段子,卻極少和自己的另一半走進這個“話題禁區”。
  一位婚內女性讀者曾來信訴說自己性生活沒有得到滿足,專欄作家連岳鼓勵她:“你要開口說,直接說,那幾個器官的名字並不比鼻子、眼睛來得低俗。向我們親愛的人要求性愛,天經地義,王師弔伐,如果不是怕影響鄰居,甚至以連續的高音C唱出:官人,我要!一月四次是不夠的,八次還沒到平均水平。多一些再多一些。”
  30-39歲的已婚(含同居)人士最為性壓抑
  和“性趣”數字相映成趣的,是潘綏銘提出的婚姻對性生活磨損的理論。結了婚,可以“合法”地做了,反倒沒有性趣和動力了。80年前,魯迅用“婚禮是性交的廣告”一把揭掉婚姻和愛情的面紗;十年前,張國立在《手機》中用一句“審美疲勞”讓中國人對婚姻內的“性趣”有了新的解讀。而且,調查發現,不論未婚、再婚還是離婚人士,性生活頻率高的比例都比初婚人士多。
  ■婚外的性——男人技巧越多,婚外性風險越高
  有一半的男性,一生中有不止一位性伴侶
  這是2010年的數據,比2000年的數據整整高了一倍。同時,平均每七位男性里,就有一位在調查之前的一年當中有多位性伴侶。女性擁有多位性伴侶的比例雖然沒有男性高,但卻增速更快,從2000年的9%猛升到了2010年的21.5%。不管承認與否,不管當事者是否釋然,“身體出軌”這種現象在中國越來越普遍。
  男性每喝醉酒一次,多性伴侶的可能性就增加3.6倍
  在男性世界中,社交與醉灑緊密相連,而這兩個因素又與發生多伴侶行為緊密相關。
  而在職業和收入方面,階層越高,多伴侶可能性就越大。調查發現,不論生活在鄉村還是城市裡,在社交中活躍、沒有同居伴侶、教育程度不高但收入較多的男性,擁有多位性伴侶的可能性遠遠高於其他男性。
  有29.8%的男性和15.4%的女性承認,自己有過不止一個婚外性伴侶
  不僅如此,還有許多人認為,自己的第二位婚外性伴侶另外還有別人。至少對一部分人來說,婚外戀呈現出馬太效應:多的越多,少的越少。通俗地說就是:婚外戀很可能一發而不可收。
  丈夫使用的性技巧每增加一種,發生婚外性關係的可能性就增加6%
  調查顯示,越是對性愛現狀滿意的女性,同多位男性發生性關係的可能性越低,但男性卻正好相反。
  這似乎可以說明,由於社會地位的不平等,男性和女性對於現有性愛的依賴程度也不一樣。那些有強勢地位的男性,性愛狀況越好,他在處理性關係方面會越發自信,從而更可能去尋求新的、他認為肯定是更加美好的性愛。
  婚外性中,雙方都已結婚的占2/5左右
  如果再加上不清楚對方婚姻狀況的,就達到3/5,因此所謂破壞婚姻關係的“小三”,不但不是婚外性的唯一形式,更不是主要形式。
  潘綏銘組織的三次調查結果均顯示,在婚外性的總體里,“二奶”和“小三”的比例其實很低。
  而且婚外之性既不是短暫的,也不是長久的,沒有規律可循。
  在有過婚外性行為的人群中,有55%的男性和58%的女性是從自己結婚之前就開始與這個性伴侶發生了性行為,並且一直持續到結婚之後。
  人們對婚外性的滿意度低於婚內,尤其是對女性來說
  對婚內性和婚外性非常滿意的男性比例分別是32%和33%,女性是30.6%和44.9%。最關鍵的是,不論從生理上還是心理上看,婚外性都不比婚內的更美好。同時,婚外性中男性一直或經常給女性錢財的比例,加起來也只有16%,也就是說婚外性也不是為了錢財。那麼婚外之性究竟在尋求什麼?難道是愛情?
  1/5的婚姻受到婚外性的威脅,但雙方卻沒有離婚
  這究竟是中國夫妻對婚外性越來越不在乎了,還是因為至少有一方不得不“忍為上”呢?究竟是他們學會瞭如何在猜疑之中相處,還是他們仍然不肯或者還沒有學會把離婚作為解決問題的手段之一?
  有過一夜情的中國人里,接近2/5的男性和一半女性原來就認識對方
  這也是中國人和西方人在發生“一夜情”上最大的不同點。外國人說到“one night sta.n.d”,一定是“從陌生開始,到陌生結束”。而很多中國人認為,可能我們很早就認識,互有好感,但“一直繃著”,有一天“綳不住”了,就發生了,這個也可以稱做中國式的“一夜情”。也因此,相比西方人,中國人還是更容易將一夜情發展成“兩夜情,多夜情”。
  最近兩次調查中,女性和男性有過群交經歷的分別為0.4%和2.9%
  有過群交經歷的男性中,有近一半是和性工作者之外的女性發生群交關係的。除了潘綏銘的調查,《杜蕾斯2011年全球性調查》結果顯示,有21%的男性曾經參與過群交。《中國地市欲望調查:來自零點的報告》一書稱,七成中國人排斥群交,另有兩成有心無膽。
  ■有關性的交易——他們喜歡集體找“小姐”
  100位女性中,只有一位接受過異性全身按摩
  女性中只有0.8%接受過三陪服務,但是有過跳舞等“親密消費”的女性,在三次調查中占到12.6%。
  最近—次找“小姐”的平均花費是140.72元
  物價指數翻了幾番,但這個平均值卻並不高。請註意,考慮到地域經濟水平和調查對象的分佈,這個數值並不能代表中國“小姐”的均價。
  另外,最近一次與“小姐”發生性行為時,有12.1%的人選擇的地點是“路邊、公園、空地、車站”等。
  只有26.5%的人會一個人去找“小姐”
  其他人會“和同事”,“和領導、上級”,“帶著客戶去”,“和朋友”,“和老鄉”一起找“小姐”。
  在中國,“找小姐”原來是種集體行為。是為了增加更多樂趣,還是為個人的娛樂行為蒙上層說得過去的藉口?
  2000年,有5.3%的男性曾“買春”,2010年增加到6.4%
  相比其他數據,男性找“小姐”買春的趨勢增加並不明顯。在2010年對14-17歲少年的調查中,承認買性的少男有2%;承認賣性的少女有0.9%。
  《中國統計年鑒》數據表明,賣淫人數近15年內減少10萬人
  但在日常生活中,沒有任何證據能證明賣淫嫖娼的人數有任何明顯的增減。潘綏銘認為,這個數字所反映出來的,其實是警察抓人和上報的積極性的升降。在他的調查中,至少有1/4的人認為對賣淫嫖娼的處罰過重。
 
(編輯:SN064)
創作者介紹

室內設計

ut77utjmt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